首頁 > 曝光台 > 正文

河南産值百億“污染園區”曝光:村民收錢不願反映問題

時間:2018-04-20 09:10 來 源:央視财經 浏覽 次 字體: 大 中 小

剛剛,一個年産值100億的"污染園區"被曝光!背後黑幕不堪入目

河南省安陽市内黃縣是豫北平原上一個傳統的農業縣,2009年以前,這裡經濟基礎薄弱,年财政收入不足億元;從2009年開始,内黃縣大規模招商布局陶瓷業,先後引進多家陶瓷企業,由此帶來了現在年産值100多億元的陶瓷産業園。

買賣紅火了,産業興旺了,照理說是好事,但當地百姓最近卻不斷向媒體打來投訴電話、說起村子裡陶瓷産業園帶來的污染問題,百姓們是叫苦不疊。附近村民說,陶瓷廠一開工,周圍莊稼全死了,30多米地下水黑乎乎無法飲用。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央視财經《經濟半小時》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白天停産,夜晚偷排!陶瓷産業園濃煙污染如同火災現場

按照當地村民舉報的線索,2018年3月12日,《經濟半小時》記者來到了河南省内黃縣,為了核實當地陶瓷産業園是否存在污染的問題,記者使用無人機在兩百米高空拍攝了内黃縣陶瓷産業園區。視線所及,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廠房、和裸露堆放的白色粉料。

點擊進入下一頁

記者驅車沿着這條瓷都大道繼續開始調查,内黃縣陶瓷産業園區規劃面積11平方公裡,年産瓷磚近2億平方米,是中原地區最大的陶瓷生産基地和産品集散地。盡管生産企業沒有開工,但是大大小小的瓷磚銷售門店的生意卻還是十分紅火,一輛接一輛的大貨車穿梭于其間。

點擊進入下一頁

銷售人員:前年這個門店一年做了兩個億,今年的任務是1.8個億。

銷售人員:就是這些陶瓷廠吧,一個月上繳财政稅務就是一千多萬。

看到記者在了解瓷磚的市場行情,銷售人員顯得很熱情。他們告訴記者,這些銷售門店銷售的瓷磚絕大部分來自園區裡的生産企業。交談中,記者希望能夠了解一下瓷磚生産是不是會污染環境,沒想到,銷售人員回答的很直接。

銷售人員:污染不小,地下水都沒有辦法吃了,原來山東臨沂、淄博那邊有陶瓷企業,現在人家那邊不讓幹了,所以跑到我們這邊來了。國家讓停産的時候,我們這邊都是白天停,夜裡偷着生産。

點擊進入下一頁

這名銷售人員告訴記者,生産陶瓷離不開用煤,煤,本身就會有污染。當記者問到,為什麼現在沒見到企業生産時,銷售人員都顯得很神秘,避而不答。

為了弄清事實真相,記者一連幾天在内黃縣陶瓷産業園區及周邊展開調查,但是始終沒有看到園區的企業進行生産。終于,在3月20日的晚上,一直安靜的内黃縣陶瓷産業園區發生了變化。當天晚上,記者在陶瓷園區周邊聞到,一股濃濃的、刺鼻的味道撲面而來,令人窒息。

這家名為“朗格陶瓷有限公司”的企業裡冒出了巨大的煙霧,即便在夜色中,煙霧也顯得異常驚人,濃濃的、厚厚的、遠遠望去,如同火災現場,空氣中彌漫着嗆人的煤油味道。

硝河,是内黃縣唯一的一條河流,3月21日清晨,記者在通往大堤口村的硝河橋下注意到, “白色”的污水正在通過一個排水口源源不斷的排到河裡。這些排出的“白水”表面上有泡沫,還有一股難聞的味道。硝河大橋下的兩個排水口那裡,污水已經在河面上形成了一片彩色的油污。

點擊進入下一頁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呢?一些在陶瓷廠工作的村民告訴記者,陶瓷生産過程中所産生的廢水首先會排入廠裡的污水池,再慢慢滲入地下。每到下雨天,再“借機”順着雨水管道排入陶瓷園區旁邊的硝河中。

點擊進入下一頁

在調查時,記者也了解到,内黃縣陶瓷園區在投産之初,并沒有設置統一的工業廢水處理管道和設施,按照要求,生産環節産生的工業廢水必須要在内部使用,不允許外排。但村民們告訴記者,前幾天下雨的時候,橋下好幾個管子還在流黑乎乎的污水。記者沿硝河流經陶瓷園區的河段走了一圈,發現類似的排水口總共有七個。

陶瓷廠一開工 周圍莊稼絕收!30多米地下水黑乎乎無法飲用

2017年8月21日,環保部印發了《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7—2018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要求“2+26”城市包括陶瓷行業在内的建材行業非天然氣生産企業,在采暖季全部實施停産。而内黃縣恰恰處在劃定的範圍之内。

調查時,當地的村民告訴記者,2018年春節前夕,内黃縣陶瓷産業園區的企業陸陸續續停産了,工人放假回家過年。春節之後,正值全國兩會召開,所以園區裡的企業也沒有開工。但是就在兩會結束的當天晚上,央視财經《經濟半小時》記者就發現這些污染大戶,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工了。

點擊進入下一頁

小屯村是距離陶瓷産業園區西側最近的村莊,看到記者采訪,村民們紛紛向我們講訴他們的遭遇。順着村民們手指的方向,記者注意到,靠近陶瓷産業園的地方,小麥都開始發黃。

村民們告訴記者,陶瓷廠一開工,靠近廠子的莊稼就都死了。近幾年來,每到秋天,靠近陶瓷廠的田地裡的農作物幾乎全部絕收。在先後走訪了陶瓷園區周邊的大堤口、小屯、韓莊和西仗保等多個村子之後,記者從村民們口中得到了類似的信息。在村民們看來,造成糧食絕收的“罪魁禍首”就是從陶瓷廠煙囪裡冒出來的“煙”。

除了大氣污染,當地村民更害怕陶瓷廠排出的水,30米深的井水都不敢吃了。

内黃縣後河鎮大堤口村,與陶瓷園區不過一河之隔。記者在村裡走訪的過程中,村民們紛紛向記者反映,這些年來,村裡的地下水遭到了污染,原本清亮亮的井水變得水質越來越差,隻敢用來洗衣服或者喂牲口。

點擊進入下一頁

迫不得已,村民們隻能舍近求遠,從幾十裡地外的其他村子打井。一位村民特地從自家30多米深的水井裡打出來一桶水,水已經是黑色的了。

放置了十幾分鐘,這桶水顔色依然非常渾濁。村民把水燒開,記者發現,水面上出現了一層像油漬一樣的漂浮物,而且底部還出現了大量水垢。調查時記者走訪了陶瓷産業園周圍的幾個村莊,地下水污濁不堪的情況随處可見。

調查時,當地村民反複強調,陶瓷産業園将污水排放到地下,村裡的地下水因此受到了污染,井裡的水根本無法飲用。對于村民的這一說法,一位自稱是嘉德陶瓷有限公司營銷總監的工作人員也承認,園區裡存在着水源的污染。

銷售人員:肯定污染,不污染地下水污染哪裡呢?它最終還是要滲到土壤裡面去,對不對?

采訪時,記者走訪了多個村莊,在與村民們進行了解情況時,隻要一提到“污染”時,很多村民都避而不談,這讓我們感到很奇怪,明明受到污染,為何又不願意反映問題呢?采訪過程中,村民們都不約而同的提到了一筆由陶瓷廠發放的“污染費”。他們告訴記者,按照各家田地距離陶瓷廠遠近的不同,每畝地由陶瓷廠補貼20元至100元不等的費用。

點擊進入下一頁

事實上,原環保部印發的《陶瓷工業污染物排放标準(GB 25464—2010)》,對陶瓷工業企業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顆粒物等污染物排放限值做出了明确規定,内黃縣陶瓷産業園區裡的生産企業,是否嚴格執行了我國現行的陶瓷工業污染物排放标準、是否安裝了脫硫、脫硝、除塵等環保設施了呢?

銷售人員:硫什麼的都超标,一個最小的廠都要用三四百噸煤,大廠要達到五百噸、八百噸,空氣污染、霧霾,脫硫也不行,同樣是超标,不行。脫硫白天可以,晚上還是在排。這個東西,沒辦法,要想降成本,隻能這樣。

一位自稱是内黃縣嘉德陶瓷有限公司營銷總監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為了降成本,企業隻能利用夜間偷排。而如果使用清潔能源天然氣相對更容易達到标準中的要求,但勢必會帶來瓷磚成本的上漲。據内部人士測算,如果内黃縣産區實行“煤改氣”,将導緻陶瓷企業生産成本增加18%,一塊瓷磚的成本就将增加一塊五毛錢。出于成本考慮,截至目前,内黃陶瓷園内依然有多家陶瓷企業并沒有“煤改氣”。

環保所:沒有授權不敢管

除了潛在的廢氣污染,内黃縣陶瓷産業園區裡的陶瓷廠又是如何處理他們的生産廢水的呢?2016年《河南日報》上的一篇報道清楚地寫着:“投資2800萬元的内黃城南污水處理項目,日處理污水5000噸,可以基本滿足陶瓷園區污水處理需求,項目在推動陶瓷産業轉型升級的同時,也實現了經濟效益和環保效益雙豐收”。

兩年過去了,這個投資2800萬元的污水處理項目是否已經建成,處理的是不是陶瓷廠産生的工業廢水呢?帶着種種疑問,記者來到了内黃縣陶瓷園區碧水源污水處理廠。

點擊進入下一頁

幾位污水處理廠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個污水處理廠是在2017年下半年才投入運營,由于工藝所限,隻負責處理陶瓷廠裡的生活污水,至于陶瓷廠産生的工業廢水去了哪兒他們并不知情。

記者随後又來到了分管河道管網的内黃縣水務局,就内黃縣陶瓷産業園區7個通向硝河的排污管究竟是從何而來進行了解。

内黃縣水務局工作人員拿起電話進行了詢問,然後告訴記者說,硝河,後河堤口村那一段,往下有個排水口,水務局副局長說是偷建的,猜測是污水。

這位工作人員告訴我們,由水務局修建的通往硝河的管道有兩個用途,分别是洩洪以及用于給村民澆地灌溉,記者看到的這個巨大的排水口并不是由政府部門修建,而是有人私下偷建的,為此,内黃縣水務局的工作人員也建議記者向陶瓷園區環保所舉報。

點擊進入下一頁

根據水務局工作人員提供的地址,記者找到了“中原瓷都環保所”,一進門,記者還以為走錯了地方,環保檢查部門就設在了陶瓷生産企業營銷大廳裡。記者以環保志願者的身份見到了“中原瓷都環保所”的負責人。

《經濟半小時》記者:之前有沒有人來舉報過?

河南省内黃縣陶瓷園區環保所所長:以前沒啥人舉報過。

記者:你們也沒有去查處過?

所長:我們經常去查,這個具體情況不太清楚。

記者:你們負責的,圍繞硝河,有多少個這樣的口子?

所長:也沒幾個。

記者:沒幾個?你都記不清楚這個口子去沒去過?

所長:隻有這個位置我确認清楚了,我才能說。

記者:這個是洩洪口吧?

河南省内黃縣陶瓷園區環保所工作人員:這個不是洩洪口,具體什麼口不知道。

點擊進入下一頁

面對記者的提問,“中原瓷都環保所”的這位負責人告訴記者,“中原瓷都環保所”的職責就是檢查生産企業排污、大氣污染的情況,但是當記者以環保志願者身份舉報企業偷排污水、偷偷建排污口,将工業廢水直排到河流裡的時候,這位負責則表示,硝河橋下排水口的數量和排污情況他們“并不知情”。

河南省内黃縣陶瓷園區環保所所長:存在是相對存在的,隻要有人活動就有污染,别說企業了。

随後這位負責人告訴記者,内黃縣每年都會對陶瓷園區周邊的地下水進行監測,從沒有發現過污染問題。面對這樣的回答,記者提出,從企業偷排污水口到“中原瓷都環保所”不到一公裡,我們希望帶着環保檢查人員實地查看,沒想到遭到了環保所工作人員的拒絕。

河南省内黃縣陶瓷園區環保所所長:這得等領導批準了,我才能去。

點擊進入下一頁

記者:那你們不是每天也在查廠子,查這些。

河南省内黃縣陶瓷園區環保所所長:那是局裡授權的。

記者:局裡讓你們查你們才能查。

河南省内黃縣陶瓷園區環保所工作人員:對,不授權管不了。

記者:還需要授權?

河南省内黃縣陶瓷園區環保所工作人員:沒有授權不敢去。

在采訪的過程中,村民們告訴記者,陶瓷廠周邊将近90%的勞動力都在廠裡打工,一邊是被污染的家鄉,一邊是掙錢的營生,關于未來,他們不乏擔心,更多的則是無奈。

半小時觀察: 瓷都污染何時休

一邊是污染企業,一邊是當地稅收的重要來源,究竟哪一個更重要,這的确是擺在當地百姓,當地政府眼前的一道選擇題。但家園是沒有辦法搬走的,要呼吸的空氣和要喝的水,是無法用錢買來的。良好的生态環境是人和社會持續發展的根本基礎;隻有實行最嚴格的制度、最嚴密的法治,才能為生态文明建設提供可靠保障;要建立責任追究制度,對那些不顧生态環境盲目決策、造成嚴重後果的人,必須追究其責任,而且應該終身追究。

我們希望當地政府能做好這道選擇題,不要為了眼前的政績,眼前的利益,毀了子孫後代的家園。


[責編:謝貴星]

TAG:
新農村商報網免責聲明:
本網轉載稿件均不代表新農村商報網(cdda627699.cn)的觀點,不保證内容的準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權、稿酬等問題,請速來電或來函聯系。

備案号:京ICP備10010491号-4  äº¬å…¬ç¶²å®‰å‚™110106020600097  åœ‹æ–°ç¶²è¨±å¯è­‰ç·¨å·ï¼š1012006039
新聞熱線:010-58360230  ç›£ç£é›»è©±ï¼š010-58360198  æœå‹™éƒµç®±ï¼šnews@cdda627699.cn  
國商新農文化傳播(北京)有限公司 獨家運營 Copyright©cdda627699.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