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題 > 人物 > 正文

隊員無感染 實現“打勝仗、零感染”目标——我們打赢“埃博拉阻擊戰”

時間:2019-09-20 17:11 來 源:解放軍報 浏覽 次 字體:

原标題:我們打赢了“埃博拉阻擊戰”

10659258193327411375.jpg

于佳平認真做好護理工作交接登記。

9463987649154494792.jpg

中國醫療隊員為疑似埃博拉患者清創。

白天任供圖

2014年,埃博拉病毒再次席卷西非大地。中國政府宣布,将再次向國際社會抗擊埃博拉疫情提供援助。這一次,中國成建制地大規模派出醫療隊,加入西非民衆的“埃博拉阻擊戰”。

記得那個國慶節,我正在享受難得的假期。沒想到,假期第二天,就突然接到命令:明天出發!原來,組織上決定,從原沈陽軍區抽組51名軍人護士,配屬原第三軍醫大學,一同赴利比裡亞執行抗埃任務。

命令來得突然,來不及思考,我便如本能反應一般開始整理行裝。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當時雖然正值國慶長假,人員比較分散,但所有隊員都想盡一切辦法按時集結。

有的人即将退休,可還是搶着要去;有的人,明知這一去可能回不來,卻還是默默寫好遺書,平靜地背起行囊。當這些以往隻在電視上看到的情景,真實地發生在自己和戰友身上,我才真正理解了,什麼叫聽黨指揮,什麼叫視死如歸。

在重慶進行了一段時間的培訓和磨合之後,我們便同原第三軍醫大學的戰友們一起,乘專機奔赴“戰場”。

有些意外的是,下飛機之後,當地民衆一看見我們,便興奮地沖我們喊:“China!China!”我真切地感受到迷彩服上那面國旗的魅力。非洲民衆的友善、中非之間的深情厚誼,由他們揮動的手臂和滿臉的笑意,溫暖地傳遞給初到異國的我們。

沒等我們休整完畢,世界衛生組織就組織了一次抗埃技能培訓與考核,并從中國醫療隊中抽了6名隊員參加。

近半個月的培訓中,她們一次次地去到當地的埃博拉醫院,近距離接觸令人聞之色變的埃博拉病毒。

隻有真正來到埃博拉醫院,才能真正感受到死亡的氣息。在确診病房,一個小男孩癱軟在床上,看起來病情非常嚴重,枕邊一攤嘔吐物,“水樣便”順着腿流到床單上。

“就在昨天,旁邊病床的孩子剛剛離世。”帶隊的世衛組織官員問道,“你們誰給他換紙尿褲?”

埃博拉病毒不僅緻死率高,傳染性也非常強,甚至通過汗液都能傳播。因此,眼前的紙尿褲,分明就是儲存埃博拉的“病毒庫”。在場的各國醫護人員,都還沒有真正上手接觸過病情嚴重的埃博拉患者。盡管套着層層防護服,有的人還是有些猶疑。

就在這時,中國醫療隊隊員陳紅和張怡異口同聲地說:“我來!”

兩人沒有絲毫遲疑,徑直走到小男孩身邊,一邊安撫他,一邊利落地取下紙尿褲。在換上新的紙尿褲之前,她們還細心地為小男孩進行了清潔和消毒。盡管手上戴着三層手套,行動頗為不便,但她們全程隻用了不到10分鐘。中國醫療隊員的勇敢和過硬的專業素質,讓在場的世衛組織官員豎起了大拇指。

她們培訓回來之後,将半個月來學習的知識和積累的實踐經驗分享給其他隊員。這些知識和實踐經驗,為我們之後實際診治埃博拉患者提供了寶貴的參考。

很快,我們收治了第一例高度疑似患者。那是一位20多歲的黑人小夥子,高熱、腹瀉、嘔吐,有明确的埃博拉接觸史。一切迹象都告訴我們,“敵人”真的來了!

因為患者高燒不退、神志不清,不能正常飲食,我們不得不為他輸營養液。輸液就意味着要紮針,紮針就意味着有傷口——有創操作的感染風險可比體表的簡單接觸高很多。

得到醫囑說要為患者輸液時,當班的兩位年輕護士倒一點兒也沒害怕,随時準備進入病房。

我略一思索,攔住了她倆:“你們已經工作了好幾個小時,疲勞狀态容易出問題。還是我來吧。” 沒想到她倆覺得自己完全沒問題,堅持要進去。我急了:“我是兒科護士長,紮靜脈針我經驗多,讓我來!”

給疑似埃博拉患者紮針,确實有些困難。在黝黑的皮膚上找血管,本來就不太容易,加之患者身體虛弱,幾乎處于脫水狀态,血管萎縮增加了準确紮針的難度。而我手上、身上都是厚重的防護裝具,更是難以進行紮針這種“繡花活兒”。但我憑借多年的經驗,還是一氣呵成地完成了挂液體、連接留置針、排氣、穿刺等全套操作,并小心妥善地固定好留置針,便于之後的操作。

為了保證安全,在每一個病房門口都有一個消毒池,醫護人員出病房時要在池中進行數分鐘的泡靴。因此,消毒池中氯氣濃度非常高。有一天,醫療隊隊員鄒德莉在給消毒池添加泡騰片時,因超高濃度的氯氣揮發湧入口鼻,一下子暈倒在地!

我們趕緊跑過去,隻見她整張臉腫脹變形,雙眼緊閉、面色灰白,像是從水裡撈出來一樣,不停地劇烈咳嗽。很明顯,她因突然吸入過量氯氣中毒了。如果救治不及時,會有生命危險。大家趕緊組織搶救,掐人中、胸部按壓、四處找藥……但糟糕的是,我們抗埃藥物帶得很全,可抗氯中毒的藥物卻很匮乏。情急之下,醫療隊隊員吳瓊找來一支激素類噴劑噴到她嘴裡,才緩解了她的劇烈咳嗽。大家一遍遍給鄒德莉擦汗、補水、平喘、止咳……總算是把她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像氯氣中毒這樣的事件雖然不常見,但被彌漫在整個醫院的濃重消毒水氣味熏得頭昏眼花卻是常事。在遠離祖國的利比裡亞,物資補給全靠遠洋船運,條件非常有限,尤其是嚴重缺乏蔬菜水果,導緻很多人的身體都出了狀況。吳瓊就曾經莫名其妙地發高燒,她自己主動隔離,折騰了7天,才把體溫降下來。

但無論面臨多少困難,我們都努力克服,一心隻為打赢這場“埃博拉阻擊戰”。

為了打好這一仗,國家給我們配備了世界上标準最高的防護裝備。這套裝備總共3層11件,層層都是“保護傘”。每當我們有什麼需求,中國大使館都努力協調各方幫助我們解決。同在利比裡亞抗擊埃博拉的其他國家和國際組織的醫療隊,也都積極給我們提供協助。

在67天的戰鬥中,我們累計接診患者112例,其中确診埃博拉患者5例,成功救治3例。隊員們無一人感染,最終實現了“打勝仗、零感染”的目标。

這場“埃博拉阻擊戰”,我們代表祖國,打赢了!

[責編:鐘明華]

TAG:
新農商網免責聲明:
本網轉載稿件均不代表新農商網(cdda627699.cn)的觀點,不保證内容的準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權、稿酬等問題,請速來電或來函聯系。

備案号:京ICP備15055804号-3
新聞熱線:010-57221935 服務郵箱:news@cdda627699.cn
國商新農文化傳播(北京)有限公司 獨家運營 Copyright©cdda627699.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