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經貿 > 金融 > 正文

央行官員"畫像"法定數字貨币 技術路線将"市場競争"

時間:2019-08-12 12:54 來 源:經濟參考報 浏覽 次 字體:

“央行數字貨币可以說是呼之欲出。”在10日舉行的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CF40)伊春論壇上,CF40特邀成員、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表示,從2014年至今,央行數字貨币(DC/EP)的研究已經進行了五年,“去年開始,數字貨币研究所的相關人員做相關系統開發,已經是996了”。

穆長春透露,央行不直接向公衆發行數字貨币,将采用雙層運營體系,即人民銀行先把數字貨币兌換給銀行或其他運營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公衆,在這個過程中堅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央行不預設技術路線,不一定依賴區塊鍊,将充分調動市場力量,通過競争實現系統優化。另據《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央行法定數字貨币前期或先在部分場景試點,待較為成熟後再進一步推廣,出于穩妥考慮,會做好試點退出機制設計。

深耕五年呼之欲出

央行8月2日召開電視會議,對2019年下半年重點工作做出部署。會議要求,下半年要做好八項重點工作,其中一項重點工作就是,因勢利導發展金融科技,加強跟蹤調研,積極迎接新的挑戰。加快推進我國法定數字貨币研發步伐,跟蹤研究國内外虛拟貨币發展趨勢,繼續加強互聯網金融風險整治。

據了解,央行對于法定數字貨币的研究可追溯至五年前,目前已經具有一定規模的專利儲備。2017年,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币研究所正式成立。《經濟參考報》記者通過國家知識産權局專利查詢系統了解到,截至目前,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币研究所共申請了74項涉及數字貨币的專利。

在電子支付已經十分發達的背景下,央行發行法定數字貨币意義何在?穆長春表示,對老百姓而言,基本的支付功能在電子支付和央行數字貨币之間的界限相對模糊,但央行未來投放的央行數字貨币在一些功能實現上與電子支付有很大的區别。

據他介紹,從宏觀經濟角度來講,電子支付工具的資金轉移必須通過傳統銀行賬戶才能完成,采取的是“賬戶緊耦合”的方式。而央行數字貨币是“賬戶松耦合”,即可脫離傳統銀行賬戶實現價值轉移,使交易環節對賬戶依賴程度大為降低。央行數字貨币既可以像現金一樣易于流通,有利于人民币的流通和國際化,同時可以實現可控匿名。

一直以來,業内密切關注科技巨頭在加密貨币研發方面的舉動,不久前臉書公司計劃推出加密貨币Libra即引起市場和監管機構的高度關注。與會人士表示,在商業數字貨币逐漸升溫的同時,未來數字貨币發展的趨勢還是基于國家信用、由央行發行的法定數字貨币。

中國銀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邵伏軍表示,央行法定數字貨币會産生很大的積極影響,能提升對貨币運行監控的效率,豐富貨币政策手段。發行央行法定數字貨币,将使貨币創造、計賬、流動等數據實時采集成為可能,并在數據脫敏以後,通過大數據等技術手段進行深入分析,為貨币的投放、貨币政策的制定與實施提供有益的參考,并為經濟調控提供有益的手段。此外,央行數字貨币能夠在反洗錢、反恐融資方面提供幫助。

技術路線将“市場競争”

在公衆的認知中,往往将加密數字貨币和區塊鍊技術捆綁。央行相關人士此前曾多次表态,數字貨币不等同于區塊鍊,區塊鍊隻是央行數字貨币備選的底層技術之一。在10日的論壇上,穆長春明确表示,央行在推進法定數字貨币的過程中不預設技術路線,也就是說不一定依賴某一種技術路線。

穆長春表示,央行數字貨币研究小組最開始做了一個原型,完全采用區塊鍊架構,後來發現采用純區塊鍊架構無法實現零售所要求的高并發性能。他解釋道,比特币每秒處理7筆交易,以太币是每秒10到20筆,根據臉書公司發布的數據,Libra是每秒1000筆,“與之形成對比的是,網聯在去年‘雙十一’的交易峰值是每秒92771筆”。

穆長春說,央行從來沒有預設過技術路線,“任何技術路線都是可以的,不一定是區塊鍊”。他表示,目前央行在技術路線選擇上處于“賽馬”、市場競争優選的狀态。幾家指定運營機構采取不同的技術路線做數字貨币的研發,誰的路線好,誰最終會被老百姓接受、被市場接受,誰将最終跑赢比賽。“任何一種技術路線,央行都可以适應,前提是你的技術路線要符合一定門檻,比如至少要滿足高并發需求,至少達到30萬筆/秒。”他說。

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日前也撰文表示,央行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幫助建立競争性環境,使得最優的技術順利凸顯和發展,通過競争選優來實現更好的技術應用。競争是一個動态的過程,因為技術進步速度很快,因此會出現一種技術在某一階段占有較大的市場份額,但還會有另一項新技術出來,形成一浪接着一浪地往前推進的情形。“這在科技上是常有的現象,有可能在中間産生一種協調、通用、可切換的方法。”周小川指出。

采用雙層運營體系

此前,有業内人士擔憂,如果由央行直接對公衆發行數字貨币,可能會對現有商業銀行體系造成根本性沖擊。此次穆長春明确表示,央行法定數字貨币采用雙層運營體系,即人民銀行先把數字貨币兌換給銀行或者是其他運營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公衆。他強調,加密資産的自然屬性是去中心化,但在雙層運營體系安排下,央行是要堅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

穆長春表示,中國是一個複雜的經濟體,幅員遼闊,人口衆多,各地的經濟發展、資源禀賦、人口教育程度以及對于智能終端的接受程度,都是不一樣的,在這種經濟體發行法定數字貨币是一個複雜的系統性工程。如果采用單層運營架構,即由央行直接對公衆發行數字貨币,意味着央行要獨自面對所有公衆,會給央行帶來極大的挑戰。從提升可得性、增強公衆使用意願的角度出發,應該采取雙層的運營架構來應對這種困難。他表示,人民銀行決定采取雙層架構,也是為了充分發揮商業機構的資源、人才和技術優勢,促進創新,競争選優。

據《經濟參考報》記者了解,央行法定數字貨币前期或先在部分場景進行試點,待較為成熟之後再進一步推廣,從穩妥的角度出發,會做好試點退出機制的設計。周小川近日撰文指出,央行數字貨币試點還是要盡可能地限定範圍,并設計好退出機制。他表示,退出的事前設計就像寫“生前遺囑”一樣,如果出問題怎麼退出呢?要事先設計好。技術發明者、創新者也許不熱衷此設計,央行應要求其做充分的設計。

邵伏軍表示,雙重投放體系中,代理發行機構發行的數字貨币有自己的标識,如工行發行有工行的标識,農行發行有農行的标識,支付清算機構可通過對現有的網絡進行改造來支持數字貨币的轉結清算。

[責編:鐘明華]

TAG:
新農商網免責聲明:
本網轉載稿件均不代表新農商網(cdda627699.cn)的觀點,不保證内容的準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權、稿酬等問題,請速來電或來函聯系。

備案号:京ICP備15055804号-3
新聞熱線:010-57221935 服務郵箱:news@cdda627699.cn
國商新農文化傳播(北京)有限公司 獨家運營 Copyright©cdda627699.cn All Rights Reserved